真钱炸金花官网

字体大小:T T T

国际交流

“天价罚单”作用有限 救命药廉价药断供何解

发表于:2019-11-22 15:43:47

    医药网11月6日讯 买不到、用不起,不少患者对短缺药断供颇为无奈。
 
    近年,我国短缺药品供应保障不断加强,但药品供应和价格监测仍不够及时灵敏,药品采购、使用、储备及价格监管等政策仍有待完善,一些违法操纵市场抬高价格的问题也还较为突出。
 
    今年10月,《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做好短缺药品保供稳价工作的意见》出台。借着政策的东风,2020年建成短缺药品供应保障制度的目标能否如期实现?药品短缺又能否从根本上得到解决?
 
    救命药玩“快闪”
 
    巯嘌呤片,是一种用于治疗儿童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的药物,几乎贯穿患儿整个治疗过程,却经常面临短缺和涨价。
 
    四川省人民医院儿科副主任周晨燕介绍,巯嘌呤片是治疗儿童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的必备药,特别是在一年多的维持期内,如果停止服用该药,将大大影响患儿的长期生存效果。由于利润不高,厂家生产积极性不大等原因,目前生产巯嘌呤片的药企寥寥无几,医院几乎每年都会出现巯嘌呤片断供。
 
    湖南省人民医院儿童医学中心儿童血液肿瘤科主任贺湘玲说,在湖南,包括巯嘌呤片、达卡巴嗪等在内的儿童用抗癌药也曾多次断供,患儿家属不得不四处购药、网上求药,一方面药品质量难以保证,另一方面药品价格也上升不少。
 
    记者采访发现,由于国产巯嘌呤片“一药难求”,有的患儿家属为了用上药,只能高价购买国外进口药,国产巯嘌呤片每瓶几十元,而进口巯嘌呤片则在千元左右,医疗负担大大增加。
 
    成都市民李女士说,国产巯嘌呤片本来价格低廉,但如果出现紧缺,可能涨到几百元还买不到,就要到处找关系托人买,多支付不少钱,如果托人还买不到,就只能购买外国进口的高价药。“我家娃今年8月初开始服用这个药,每次50mg,1/4片,但是医院经常断货,开不到这个药。自己去买,涨价不说,还得四处托关系。患儿家属要么靠病友圈匀一匀,要么就得托人从国外买,没药用肯定不行。”
 
    受断供困扰的不光是巯嘌呤片。贺湘玲介绍,用于儿童白血病治疗的基本化疗药物长春新碱之前每支仅12元左右,前两年曾一度断供,后经媒体报道引起社会关注,长春新碱恢复供应,但价格涨到每支50多元;2018年,长春新碱再次断供,在多方努力和呼吁下,如今终于恢复供应,但价格已涨至195元一支。
 
    在业内人士看来,一些小众救命药因利润不高,企业生产积极性不强,于是就断供玩“失踪”,继而在涨价后恢复供应。“这仿佛一场场‘快闪’,让患者和医生都感到无奈。”有医生说。
 
    有白血病患儿家长告诉记者,很多患儿家属忙于四处求药,与价格上涨相比,他们更关注药品的稳定供应和药品质量。一位家长说:“儿童抗肿瘤药物适当涨一些可以,只要能有得用就好。希望儿童白血病药品短缺问题能够引起有关部门和厂家的重视,不要让我们整天担惊受怕。”
 
    廉价药价格坐“火箭”
 
    硝酸甘油是治疗冠心病、心绞痛的速效药,可短时间快速缓解病情,是救命药,也是廉价药。
 
    今年以来,硝酸甘油在江苏、辽宁、山东、宁夏等地的涨价、断货屡屡见诸报端,引起舆论广泛关注。
 
    据本刊记者了解,2018年,100片装的国产仿制药硝酸甘油片只卖十五六元,后来换成15片的独立新包装,零售价随之调整为25.7元,每片涨价约10倍。10月30日,记者在京东以“硝酸甘油片”为关键词查询显示,益民药业的硝酸甘油片(0.5mg*100片/瓶)的价格为52元。
 
    硝酸甘油并非常用廉价药断供涨价的孤例。常用止痛药罗通定、用于自主神经功能失调的谷维素、治疗婴儿痉挛症的肾上腺皮质激素、抗肿瘤药丝裂霉素等都经常缺货。
 
    湖南一家基层卫生院院长告诉记者,近年,西地兰、解磷定、阿托品、地高辛、异丙肾上腺素等药品均出现涨价,并且涨价后还经常断货,基层用药常常得不到保障。
 
    廉价药涨价的原因之一是上游原材料严重短缺和价格上涨。以硝酸甘油为例,其原料之一的硝酸去年遭遇大规模减产或停产,导致硝酸甘油断货、涨价,而硝酸甘油价格的异常变动自然也会波及下游的药品生产企业,使硝酸甘油片的价格水涨船高。
 
    其次,原料药垄断性涨价的问题也不容忽视。公开资料显示,我国原料药中很多都只有个别企业有生产文号,加之性价比考量和环保不达标等问题,即使有些原料药文号较多,投入生产的企业也很少,容易造成原料药垄断性涨价。换言之,不少原料药生产与供应掌握在少数企业手中,这些企业利用市场支配地位,拥有价格主导权,容易形成垄断,并为了利益不断哄抬药价。
 
    以冰醋酸为例,它主要用于血液透析浓缩液的生产,用来治疗晚期肾脏衰竭、尿毒症等疾病。我国市场上仅有3家冰醋酸生产企业,它们在2018年2月达成共同提高冰醋酸原料药销售价格的协议,并从当年3月1日起,将冰醋酸原料药销售价格从7~9元/公斤提高至28~33元/公斤。2018年底,这3家企业也因此收到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开出的1283.38万元的罚单。
 
    “天价罚单”作用有限
 
    采访中,部分业内人士认为“天价罚单”震慑作用有限。
 
    他们解释说,近年,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已经查处多家原料药生产企业垄断原料药坐地起价的行为,但与巨额垄断利益相比,这些罚款与处罚有如“蜻蜓点水”,难以形成震慑,有些药品原材料垄断者仍然采取“饥饿营销”策略,囤货伺机涨价。
 
    成都一家药企负责人更是直言,硝酸甘油是冠心病、心绞痛的特效药之一,有一定的不可替代性,像这样的药就有非常强的议价权,即便原材料供应稳定下来,其涨价也在所难免。
 
    显然,短缺药品的保价稳供涉及复杂的市场链条,解决起来绝非一夕之功。
 
    北京协和医学院基础学院生理学系教授张宏冰分析说,廉价药通常是指那些安全、有效、低价的老药品,这些老药经过长期临床实践挑选,安全性和有效性得到充分验证,大多属于国家基本药物范畴。一些廉价救命药疗效突出、价格低廉,得到公众、医院、药企、政府欢迎。
 
    在张宏冰看来,确保廉价救命药的稳定供应是重要的民生问题,关系到群众切身利益,有关部门需要加大执法力度,破除垄断利益,对非正常涨价的药品追根溯源,排查原料药垄断行为,向原料药垄断、操控市场等违法违规问题亮剑。
 
    此外,专家建议对疗效确切、临床必需、无可替代且价格低廉的药品,建立长期稳定供药机制和国家储备制度,政府相关部门应制定廉价好药、救命药清单,对于类似巯嘌呤片的救命药应鼓励有责任的企业稳定生产,给生产厂家相应的财政补贴、税收减免,确保药品稳定供应,让有需要的病人能及时用上救命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