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钱炸金花官网

字体大小:T T T

动态资讯

四川将慢粒白血病药物纳入医保报销范围

发表于:2019-11-22 15:41:18

    将慢粒白血病药物纳入医保报销范围,这是四川29岁病友王朋多年的期待。记者2月3日得知,就在半个月前的1月18日,四川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已发布通知,规定从2015年3月1日起,慢粒白血病正式纳入医保。
 
    该通知提到,为减轻慢粒白血病患者的医疗费用负担,凡参加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和已实现城乡统筹地区的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的参保人员,因治疗慢性粒细胞白血病产生的酪氨酸激酶抑制剂药品费用纳入各统筹地区基本医疗保险基金支付范围,报销比例为75%。
 
    四川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工作人员3日向记者确认了这一消息。
 
    国产“仿制药”也有望纳入医保
 
    被慢粒白血病患者称为生命药的格列卫,是酪氨酸激酶抑制剂药品的一种。
 
    根据人社部官方网站公布的信息,在此之前,全国至少有广东、江苏、海南等15个省市已将瑞士格列卫纳入医保支付范围。未纳入医保时,按中华慈善总会开展的“3+9”援助项目(买三个月药物、送九个月药品)来计算,三个月总共要花费72000元。纳入医保后,去掉报销的75%,一年需要18000元,比纳入医保前节省54000元。
 
    四川省慈善总会发布的消息显示,自2003年起与中华慈善总会合作开展“3 + 9”援助项目来,截至2014年6月,四川省累计为1400余名患者发放格列卫及达希纳药品,援助金额达57471余万元。
 
    这意味着,长期服用格列卫的城镇慢粒白血病患者将因此受益。
 
    2013年2月,四川省卫生厅已经将慢粒白血病等20种重大疾病纳入新农合重大疾病按病种付费范围,规定限额内发生费用的70%由新农合基金支付。今年3月1日慢粒白血病花费入医保后,城镇居民和农村居民都能享受到报销上的优惠政策。
 
    数据显示,中国慢粒白血病患者近有10万人,每年新增患者约为1.3万人。尽管纳入医保后,在正版格列卫花费上,每年只需花费2万元左右,对很多家庭而言,仍是很大负担。目前,国内已经生产格列卫的仿制药,每月花费在3000元左右,如果纳入医保,一年花费将降至不到1万元。
 
    昨日,一名四川慢粒白血病患者告诉记者,他向人社厅社保处咨询得知,仿制药含有了酪氨酸激酶抑制剂,所以也可纳入医保范围。
 
    不过,有多名四川病友表示,“国产药毕竟上市晚,对其效果仍待观察”。
 
    更多的四川病友默默在算一笔账,就算正版药和国产仿制药都纳入医保,仍没有印度仿制药两三千元一年的花费低。
 
    他们的生活,将因为医保新政而改变
 
    抗击白血病的路上
 
    他们在一起,不放弃
 
    谈起慢粒白血病,四川病友说,到了病情加速及急变期,才开始吃药,效果就不明显了。而有的病友为省钱私自减少剂量,结果对药物产生了耐药性,药物就不再有用。
 
    多名四川病友透露,在他们所在的多个QQ群,一些病友的QQ头像隔了一段时间之后,就再也没有亮起来。
 
    在一个四川病友人数最多的QQ交流群里,大伙每天都聊得很热闹。
 
    3日上午,病友们在群里分享了前一天晚上吃团年饭时的照片。看到各种搞怪的照片,群里的成员都互相调侃打趣,微笑、大笑的QQ表情符号不时出现。
 
    这个群创建于2010年4月,群成员绝大多数都是四川人,其他零星也有重庆、湖北、贵州的病友。昨日中午,记者看到这个群里有491个病友,而一天前,这个数字是487.
 
    仅仅看聊天内容,几乎看不出他们是一群白血病患者。但如果看一下群公告和共享的文件,就可以看出这个群的不同——某个医院来了一位专家名医坐诊,群公告会及时发出通知,把这个消息告诉给每一个病友。
 
    在群文件里,内容更加丰富。有个病友分享了一首《红尘有你》,“我听到一首好听的歌,分享给大家”;一个病友把刚去医院检查的结果拍下来发到群里,“白细胞数量又降了,好高兴”;还有个病友发了张站在雪地里的照片,让大家一起分享这份快乐。
 
    但更多的文件还是与治病和吃药有关的,“慢粒治疗路线图”、“格列卫副作用对策”……凡是对大家的治疗有利的东西都被病友分享在群里。同时他们也关注着全国其他省市慢粒白血病纳入医保的最新进展,一有新的文件出来,就有病友分享给大家。
 
    仅2014年一年,病友群里就分享了150类似文件。
 
    线上的交流有时也会延续到线下,每年一次的团年饭是从2013年开始的。除了团年饭,只要有机会,病友们都乐意互相聚一聚,一块郊游、吃饭、唱歌、打麻将……
 
    患者自述
 
    家里两年花了15万也不愿让我吃印度药
 
    如果不是因为慢粒白血病,宋超(化名)一家现在会过得很幸福。
 
    他2007年考到西南石油大学,同年,他的姐姐也考到这所学校读研究生。姐弟俩最大的心愿就是毕业后把父母从黑龙江老家接到成都安享晚年。
 
    毕业后,宋超应聘到成都高新区一个软件公司,成了一名程序员。与他大三就在一起的女朋友也考上了西南交大的研究生,这对年轻的恋人对未来充满信心:我们想靠自己的努力在成都买套房子。
 
    然而一切计划都在2012年10月的一次体检之后戛然而止。
 
    确诊之后,宋超吃了两年瑞士格列卫,花了15万,之后就再也吃不起了,开始吃国产仿制药。即便如此,对他来说也是沉重的负担。宋超生病后,父母从哈尔滨来到成都,两位老人都在一个小区里做保洁,每个月工资不到2000元。
 
    宋超说,尽管家境困难,父母还是坚持让他吃国产格列卫,没有让他买过印度仿制药。因为昂贵的药价病情拖到了加速期
 
    接通记者的电话,还没说几句,绵阳市的王萍(化名)女士就已经泣不成声。这个已经患慢粒白血病8年的女人,说起辛酸往事,难掩悲苦。
 
    王萍说,她2007年确诊后,因为没有钱买价格昂贵的正版格列卫,耽误了,直到过了慢性期,到了加速期才开始吃,两年已经花了十几万。“在那之前只能吃几十块钱的羟基脲和干扰素”,这种药只能杀死白细胞,不能延长慢性期。
 
    现在王萍每隔半个月就要去医院检查一次血常规,随时掌握血象变化。不止如此,每三个月就要到成都的大医院做一次骨穿,骨穿的剧痛还不是最难以承受的,不能承受的是吃药和频繁检查带来的巨大经济消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