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钱炸金花官网

字体大小:T T T

动态资讯

中成药大品种数量仅占1% 99%恐面临淘汰!

发表于:2019-11-22 15:54:45

    医药网4月8日讯 中成药大品种数量仅占1%,其余99%恐面临淘汰!
 
    “中成药面临的挑战更大,整个中成药的增长速度在医药行业中处于垫底。”中国中医科学院中药研究所研究员、中药大品种联盟秘书长杨洪军说。
 
    日前,杨洪军发布了《中药大品种科技竞争力报告(2017版)》解读。就中成药科技竞争力百强榜背后“政策红似火,企业寒彻骨”的现状进行了解析。
 
    ▍中成药增速垫底
 
    据了解,共有548个大品种入围中华中医药学会发布的《中药大品种科技竞争力报告(2017版)》,而目前我国中药品种批准文号有近六万个,大品种数量约占百分之一。
 
    报告指出,中药大品种全国总科技竞争力排名前三分别是江苏、广东、四川;治疗领域分布在心脑血管、骨骼肌肉、妇科等。
 
    “2012年以后,新医改重点由重量到重质。到了2016年,整个行业回归到临床价值、科学价值,药品终端市场增速进一步放缓。其中中成药面临的挑战更大,整个中成药的增长速度在医药行业中处于垫底。”杨洪军说。
 
    在杨洪军看来,外部歧视、内部不强是中成药企业身处迷茫坚冰中的两大原因。
 
    ▍人大代表反映歧视现状
 
    此前,赛柏蓝在全国医药界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座谈会上获悉,目前化学药约占医保基金的65%,而中成药仅占医保基金的25%。
 
    全国人大代表、黑龙江珍宝岛药业董事长方同华现场表示,如果受医保目录中中成药用药范围、以及辅助用药目录的限制,中成药的使用比例会更低。
 
    据悉,目前已有20多个省份对辅助用药、中药注射液等展开重点监控,并明确提出限用、停用。
 
    赵超也在座谈会现场向媒体指出,辅助与否应该由药品说明书来界定,药品说明书具有法律依据,确定了药品的疗效以及适应症范围等。
 
    浙江康恩贝药业董事长胡季强直指,近几年,在医疗终端、医保部门甚至媒体机构,有歧视中药的现象。
 
    如将中成药首当其冲列为辅助用药,在医保目录内的中药产品有颇多限制等,这直接导致社会舆论和政策层面歧视中药环境,对文化自信和民族自信提升是不利的。
 
    ▍内部不强待破解
 
    “目前该行业的科技水平,与占到医药产业三分之一的市场份额是不匹配。”杨洪军曾对媒体表示。
 
    同时,他指出,必须清楚认识到,中成药行业已从过去的传统销售模式发展为靠产品自身价值驱动市场发展,此背景下,科技支撑力比任何时候显得更重要。
 
    必须通过科技手段保证产品质量、疗效,只有如此,科技才能造就精品,价值驱动市场。
 
    除中成药行业科技水平外,企业规模也是行业实力的重要体现。胡季强在座谈会现场就说到,“(中国)单一企业年营业收入超过100亿的,仅有扬子江药业集团、恒瑞医药、步长制药等少数几家。”
 
    也就是说,在中成药领域,年营收超百亿的可能只有步长制药一家。
 
    ▍国家支持中药大品种
 
    2016年2月19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在政策例会上表示,目标到2020年中医药产业将成为国民经济重要支柱之一。
 
    2017年6月12日,国家科技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印发《“十三五”中医药科技创新专项规划》,积极鼓励培养中药大品种和中药国际化。
 
    全国人大代表、步长制药总裁赵超提出,无论是中医药还是化学药,要走向国际化并做大做强,首先要有规模,量变产生质变。要实现质变,量的积累还不够,所以我们要呼吁大品种。
 
    赵超认为,中药大品种的发展具有产业全局带动作用,其基本特征是“临床价值大、科学价值强、市场价值高”。
 
    ▍中成药将迎大淘汰
 
    早前,国家人社部明确表示,在准入条件和使用管理方面,对只有安全性无显著有效性的“神药”坚定予以限制,确立价值导向的医保用药需求,“补缺、选优、支持创新、鼓励竞争”。
 
    而随着药品供给侧改革的深入、三医联动医改的深入和药品消费的升级都将对医药行业有调整,而药企通过做一致性评价、工艺自查等也将淘汰一部分企业。
 
    “中国医保基金由政府统筹,相对于其他很多国家有很多优势,可以从付费机制、医院结构、用药预防合理性等多方面进行改善。未来将切掉低效/无效药品、提升仿制药质量,降低专利过期药价格,把这三部分省下来的钱放到专利创新药,让更多患者受益。”
 
    此前,诺华制药亚太、中东和非洲区负责人兼诺华集团(中国)总裁尹旭东博士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指出。
 
    可见,部分中成药企业,既面临整体增速放缓、外部政策的压力;又面临内部研发实力不强、规模较小、无力通过一致性评价、产品低端甚至无效的内部危机。
 
    毫无疑问,在国家提高产业集中度的要求之下,这些药企真的危险了!
 
    ▍二次开发是重要一步
 
    如何二次开发将品种做大?
 
    在胡季强看来,首先是丰富产品的剂型,同一款产品要开发适应成人、老年人、儿童等不同的剂型,从产品本身做大;
 
    其次是对疗效确定的产品物质基础进行深度研发。“以中药为例,其最大的障碍是使用剂量太大,服用次数太多,患者对其依从性较差。”胡季强认为,这应该成为中药创新的一个着力点。
 
    赵超则认为要加大对中药龙头企业的扶持力度,打造中药企业的制药航母,提升企业的竞争实力,对规模大、质量优、科技实力强的企业给予重点支持。
 
    同时,他期待政府在税收、价格、科技保护,以及在招标、进入相关目录等方面给予政策倾斜。
 
    山西振东制药股份有限公司运营总裁马士锋认为,用现代化的方法进行科学研究是传统中医药的必然之路。传统中药想要取得大发展,科研一定要走在前列。